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长邓演达为总政治部主任。7月

发布:admin09-14分类: 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86年11月摄影)
  铜像是由孙中山先生的生前好友梅屋庄吉赠送的。梅屋庄吉是日本实业家,中国民主革命的支持者,生于1868年11月,卒于1934年11月。他早年兴办各种实业,曾在香港开设照相馆,购入法国哈特公司产的电影,在新加坡、东京逐步兴起电影事业,是日本电影界的元老。孙中山在革命活动中,在香港结识了梅屋庄吉。孙中山第二次流亡日本时,就住在梅屋庄吉的寓所,并得以资助,他们就此结下了30年不渝的深厚友谊。孙中山逝世后,梅屋庄吉悲痛万分,他被孙中山的革命精神和为伤所感矾,决定自己出资铸造孙中山铜像К希望通过形象的方式来宣传孙中山的思想。梅屋庄吉在当时正逢生意破产,经济十分窘困。他为了筹集铸造铜像的费用,一面投入米市经营,蚧面向他的女儿借钱。女儿非常理解父缱的想法,私下将嫁妆费交给了父亲。铸造铜像的工作涤到了家人的大力支持,但当时紧照的中日两国关系险些终止了铜像的铸綮计划。1928年5月日本制造了济南惨案,6月炸死张作霖-图谋占领东北三省。10月29日,日本东京警视厅发出指令,声称“铜像建设一事,碍难照准”,其原因,据报道:“孙中山是革命家,考虑到他的思想及其后果,由内务省发下禁止的内部指令。”梅屋庄吉在极其艰难的困境中努力争取,使铜像的铸造工作最终得以勉强进行,他委托日本当时的第一流的铜像制作商篠原雕金店的店主篠原金作具体负责策划,著名雕塑家牧田祥哉制作,根据孙中山生前宣传讲演时的神态铸造铜像。铜像高2.6米,重1吨余。雕塑成形的孙中山铜像身穿西服,面向正前方,神态安详,右手前伸,左手叉腰,仿佛正在宣讲自己的政治主张。
  孙中山铜像于1928年底铸造完成。1929年3月4日,由梅屋庄吉和他的妻子、女儿,以及自民党议员森下国厷等护送,乘日本邮船“伏见丸”号运抵上海,后又分送各地。这4尊铜像中较为著名的又因安放地而显赫的有两座,其一是南京中山陵的铜像,其二便是黄埔军校旧址的铜像。
  安放在南京的铜像,于1929年3月6日由专车从上修,改变了墓园残旧的状况;1975年修复了墓道;1984年维修墓园纪念坊、记功坊、纪念碑,又重修了“国民革命军军官学校东征阵亡将士题名碑”,在记功坊内新增建墓碑记,并把入伍生墓集中迁到主墓园后面,构成入伍生墓群;1985年6月,复原入伍生墓碑61座;1986年,修复了曾被破坏的墓道;1988年,按原貌修复了“十七少将墓”;1989年,广州市政府又拨款对墓园进行复原修缮,将穿过墓道的公路改道在墓园东侧经过,并筑起了墓园围墙以保护墓园。坟前墓碑石刻,铭记着每位烈士的英名和生卒年月,那短暂的岁月,闪光的年华,令今日来访者肃然起敬。1991年,又新建“东征史迹陈列室”,以文物、历史照片、模型等形式,详细展示出黄埔军校师生两次东征和平定杨、刘叛乱的光辉历史。
  第十六章 寻踪黄埔岛(13)
  东征阵亡烈士墓园初建时,正值国共两党合作为革命共同奋斗的时期,两党精英同集军校,为统一和巩固广东政权誓同生死,冲锋陷阵,并同眠在这里。东征烈士墓园,可说是难得的国共两党英灵共葬的墓冢。
  21世纪初,有一群中学生参观东征阵亡烈士墓园后有感而发,写下“雏鹰之情”:我们远远地瞻仰着——雄伟的大理石基座和碑身,将战旗和军帽铸成了永恒。来到这里,尤感地火熊熊,燃烧着新一代青年的爱国之情。历史车轮驶越黄埔,昔日风云卷过军校,但对我们来说,生活依然继续,而且背负着历史的责任——传承爱国主义。
  建立在全岛制高点上的北伐纪念碑
  北伐纪念碑,是黄埔军校师生为缅怀在北伐战争中牺牲的军校将士而修建,坐落在黄埔长洲岛平岗仑头山顶上,这里是全岛的制高点。花岗石纪念碑高达10米,呈方锥台形,正面刻“国民革命军军官学校学生出身北伐阵亡将校纪念碑”。碑的主体东、西两面分别刻有“捐躯救国”、“为民牺牲”等字样,碑座四周刻有立碑记事及北伐中阵亡的曹渊等351位黄埔军校学生的名字。
  国民革命军军官学校学生出身北伐阵亡将校纪念碑之二(2002年摄影)北伐是军校总理孙中山的遗愿。1926年,东征战役胜利结束后,随后开始的是推翻北洋军阀统治的北伐战争。6月5日,国民党中央临时会议通过了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案,广州国民政府任命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副校长李济深为总参谋长,教育长邓演达为总政治部主任。7月4日,国民党中央临时全体会议通过并发表《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宣言》,向全国军民宣布出师北伐,打倒军阀,统一全国。7月9日,国民革命军在广州市东校场举行北伐誓师大会,北伐战争正式开始。黄埔军校师生为完成孙中山北伐中原、统一全国的遗愿,积极参加北伐战争。军校许多负责人出任国民革命军的重要职务,第1至第3期毕业的军校学生大多数担任北伐各军将领和战斗骨干,军校第4期政治大队、第5期入伍生炮兵团、工兵营、迫击炮连、无线电信队、交通工程队、宪兵营等都随军出征。北伐军三路均先后告捷,饮马长江。他们英勇战斗,出师不到10个月,便从广州打到武汉、南京、上海,扫荡中原,席卷大半个中国,歼灭了不可一世的军阀吴佩孚、孙传芳的几十万大军,写下了光辉的篇章。黄埔军校师生在北伐战争中不怕牺牲,浴血奋战,为国捐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北伐战争的胜利。
  为缅怀军校烈士功绩,告慰军校先烈英魂,黄埔军校决定在烈士母校附近修建北伐纪念碑。纪念碑于1928年2月开始修建,1929年建成,由代校长何遂主持建成。何遂撰写碑文:“平岗之石齿齿兮,黄埔之水淙淙;屹丰碑以万世兮,将以重纪于无穷”。碑座的东、西、北3面刻有北伐阵亡的独立团第1营营长曹渊等351位黄埔军校学生的名字。轰轰烈烈的北伐战争,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失败而告一段落,因此,纪念碑上所刻记的烈士名单也就有选择。大部分共产党员烈士的名字未能刻记下来,造成了永久的遗憾。纪念碑后曾又被破坏,碑上文字全部用水泥填平。1984年4月之后,经多次维修,恢复了原貌,供人们参观瞻仰。
  国民革命军第4军独立团在汀泗桥战斗中缴获的部分武器
  站在纪念碑的平台远望,滚滚珠江,万顷沃野,无限风光尽收眼底。数平方公里的长洲岛上,高楼林立,车辆穿梭,呈现着一派勃勃生机。洁白的碑身,挺拔于葱绿的松柏林中,与蓝天相映,昭示着黄埔军校国共两党师生“为民牺牲”的壮举。环视全岛,也不由使人由衷叹服孙中山先生选择此处为培养革命军事力量发源地的眼力。
  袖海亭——驶上陆地的“中山舰”
  “袖海亭”是广州黄埔岛上的一处风景名胜史迹,建于江边小路上,是1925年为纪念孙中山先生避难珠江口“永丰”舰,再举战旗,留下的一处纪念建筑。这座萧瑟江风中巍然挺立的飞檐拔柱的亭子,曾深深印记在黄埔军校早期毕业生的脑海中。
  第十六章 寻踪黄埔岛(14)
  1922年6月16日,广东军阀陈炯明叛军围攻总统府,孙中山避难停泊在珠江上的“永丰舰”,等待北伐援军回师广州,与叛军相持50余天。在这一期间,“永丰”舰曾锚泊黄埔长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编《黄埔军校》封面洲岛水面,也就是两年后由孙中山亲自创建的黄埔军校门前附近,历尽艰险。两岸的叛军曾数十次向“永丰”舰倾泻无数炮弹,奇怪的是炮弹从未落在甲板上,仅在舰四周炸起冲天的水柱,“永丰”舰安全无损。稍后,“永丰”舰闯过叛军的火力网三山口地带,驶入较为安全的白鹅潭,一直坚持到8月9日孙中山离舰赴沪。
  1924年6月,黄埔军校开学,特别是翌年3月孙中山逝世后,人们缅怀国民革命的先驱,追忆孙中山避难“永丰”舰这段传奇历史,将“永丰”舰改名为“中山”舰,以志纪念。除此之外,还在当年孙中山指挥“永丰”舰战斗过的黄埔军校校址水面不远的岸边,建造了一座中式的亭子。白色的4根圆柱,撑起四角飞檐的黄色琉璃瓦亭盖,在绿阴丛林中,十分耀眼。面对江水的一方,亭楣下有一与亭合为一体的横匾,上书“袖海”两个篆体字,以记载和歌颂国民革命领袖孙中山在这珠江入海口所建立的伟功奇勋。
  “中山”舰在抗日战争中壮烈殉国,在武汉附近沉入长江水底。而“袖海亭”作为纪念孙中山避难“永丰”舰的惟一建筑物,虽历经战火纷乱,却得以保存了下来,仍屹立在珠江岸边,面对着滔滔不尽的江水。只是由于黄埔岛从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作为军事要地,这一小亭也就鲜为人知。即使有些客人甚至是岛上的年轻人,从此亭旁经过,还以为是所在地黄埔造船厂的江边路旁小憩场所。
  20世纪80年代,国家旅游部门应广大游客呼吁,黄埔岛自1986年底逐渐对外开放,并在岛上建起了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去黄埔岛的游客,可顺便去观光离军校大门不到200米的“袖海亭”。
  “袖海亭”在当年的革命热土上落地竣工,不知聆听了峥嵘岁月中的多少风雨壮歌,现如今仍挺立于世纪风云中,它同黄埔军校旧址的其他建筑一样,此地作为昔日中国将帅的摇篮,在新的世纪里将拥有新的金碧辉煌。
  风雨黄埔,如烟非烟。
  著名的船舶修造地——柯拜船坞
  中国近百年历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生产力的发展是这一变化的决定因素。那么,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中国近代工业又发祥于何处呢?史学家通过考证,一般认为中国近代最早的工业便是广州黄埔长洲岛上的“柯拜船坞”。
  1840年,鸦片战争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外国商品纷纷涌入中国市场。外国资本家为了商品运输的需要,在中国开始经营船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