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板上练习跳水。但水性较好的

发布:admin09-14分类: 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海运抵南京。最初安放地也在黄埔军校校本部校园内,当时军校名称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是日,正值军校在南京建校1周年,庆祝铜像安放仪式非常隆重。1937年底,日军占领南京后,曾将铜像扳倒。从日军随军记者在当时拍摄的照片中可看到,日军士兵们骑在倾倒的孙中山铜像上,摆出了凌辱的姿势,以庆祝他们占领中国首都的胜利。抗日战争时期,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政权,为了标榜自己,掩饰汉奸的罪恶行径,拆除了原新街口广场中心的一座喷水塔,在1942年将军校内的孙中山铜像迁移到广场中心。这座铜像也就是在这里迎来了1949年4月南京的解放。“文化大革命”开始时的1966年夏,有些人在“左”倾思潮影响下,曾企图将铜像毁坏掉,中共南京市委、市政府负责人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在中山陵园管理处、市公安局等有关单位的协助下,秘密将孙中山铜像运往中山陵等地保藏。前后三易其地,终于完整无损地将这座铜像保存了下来。1980年,梅屋庄吉的后人专程来南京瞻仰中山陵和中山铜像。当他们架梯登高看到铜像底座上“篠原金作工场谨造”的铸印字后,非常敬佩中国人民对这尊铜像的妥善保管。在孙中山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日的前一个月,江苏省委、省政府和南京市委、市政府决定将这尊铜像安放在中山陵牌坊前原铜鼎处,至此,这尊铜像又与民众见面。1985年,时值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60周年,为恢复中山陵原貌和纪念活动的需要,大铜鼎又放回原处,孙中山铜像仍安放在陵园内纪念馆。
  第十六章 寻踪黄埔岛(8)
  黄埔岛上的孙中山铜像和纪念碑(2002年11月摄影)
  南京的孙中山铜像历经波折,备遭磨难。而广州黄埔军校时,曾对俱乐部进行过维修,多次加以改造,但是与原貌相差甚远。1993年,广州文物部门重新对俱乐部进行复原维修,使它基本上恢复了历史原貌,在内部按原貌陈设,保持了原有的演出、集会和文艺活动的功能。根据发展旅游经济的需要,21世纪初重新布置后的俱乐部,通过陈列蜡像、油画、雕塑、多媒体透视合成景箱、视频展示台等美术、技术手段,再现了黄埔军校的光辉历史和军校师生英勇作战的场面。
  俱乐部内的多少神秘,多少传奇,引发多少人的兴趣,纷纷来此地寻觅。
  与珠江海水共潮生的军校游泳池
  军校游泳池位于俱乐部西侧约100米处的珠江之滨,并排有两个,西为浅水池,东为深水池。
  军校修建游泳池,完全是为了适应战争的需要。当时军校的学生有许多人来自于北方,不习水性。创校初期,就有学生黄秀山、符济群因为不会游泳,溺死在珠江中。1924年7月,又有苏联军事顾问包和罗夫在石龙河翻船淹亡。所以,为适应部队在南方水网地带作战的需要,提高学生的作战能力,军校在经费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仍然修建了游泳池。1926年,为适应校军在南方水网地带作战的需要,军校拨出了一些经费,将俱乐部西侧造木船的两个小船坞进行改建,在池底和池边地面铺上红砖,用水泥修建池壁,建成了两个长43米、宽18米的新游泳池。深水池的东北面还有一块两米长的跳板,会游泳的学生可在跳板上练习跳水。但水性较好的同学,仍然喜欢离开游泳池到珠江里去锻炼。游泳池的建成,既适应了军校训练的需要,又为学生的体育活动和身体锻炼提供了物质条件,深受广大师生的欢迎。在当时经费相当困难的情况下,建成这样的游泳池,确实是具有战略眼光和治校才能的。
  黄埔军校游泳池由于建设游泳池时没有配备更衣室,学生需要在宿舍内换上裤衩,在众目睽睽之下再走到游泳池,这在讲究军容风纪的军校里,实在是有规难守,立纪自犯,并且有失斯文。1928年6月15日,军校安排副官处将日久失修、堆满杂物的游泳池清理好,供学生练习游泳,并严禁学生赤身示人,以免有伤文明风化。1929年校庆前,考虑到执信、真光、教忠、省女中的学生都来军校参加联欢和演出,于是在两个游泳池之间的空地上建了一排10间砖砌铁皮盖顶的简易房子作为更衣室,使设施稍加完备,并在附近还开设了一个小卖部,出售一些洗浴用品。
  军校本部北迁南京后,黄埔岛上的军校游泳池随之被废弃。由于长期废置,在新中国建立之初,已是仅剩下两个水坑的轮廓,当年的风貌荡然无存。1984年开始维修,后又多次清疏,重铺池底地台,修补池边,恢复了原有的游泳功能。原貌再现的游泳池,池中水依然和珠江水相通,随着珠江水潮起潮落,成为供游人参观的一个景点。顺着池水中的倒影,历史的长卷在游客面前打开,黄埔师生在时代风云中乘风破浪的矫健身姿分明就在眼前。
  东征烈士墓园——黄埔先烈安魂处
  从黄埔军校校本部沿江边向西走,在珠江岸边有一座凯旋门式的牌坊建筑,拱形的大门庄严肃穆,琉璃瓦顶极具民族特色。穿过高大庄严的牌坊往上走,沿着古朴寂静的墓道,即来到东征烈士墓园。1925年广东革命政府为统一广东,对陈炯明叛军等军阀进行讨伐,在东征阵亡烈士纪念坊(1986年摄影)历次战斗中,军校师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东征阵亡烈士墓园就是为了纪念在历次战役中牺牲的烈士们而建立的。墓园里,曾经“闻着相互的汗臭味,相视而笑”的灵魂,在松柏深处相偎长眠。
  东征阵亡烈士墓园,是黄埔岛上最大的墓群,安葬着516位烈士遗骸,坐落在黄埔军校校本部西南面平岗万松岭。墓园始建于1925年,次年6月落成,面积5万多平方米,由纪念坊、墓道、墓冢、记功坊、入伍生和学生墓群、士兵集体墓群、蔡光举烈士墓、17少将墓等构成,气势宏伟,有“小黄花岗”之称。其中,纪念坊、墓道、墓冢、记功坊构成了墓园长达数百米的中轴线,从珠江边直达半山腰。蔡光举烈士墓位于中轴线东侧,17位出自军校的将校墓位于中轴线西侧。
  第十六章 寻踪黄埔岛(12)
  1936年,黄埔军校在墓园正门前增建东征阵亡烈士纪念坊和码头。纪念坊面临珠江,用花岗石和红砖建成,有3个斗拱形门,上盖琉璃瓦,门顶上方刻着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题写的“东江阵亡烈士纪念坊”9个镶金大篆体字。沿着墓道直上,就是规模宏大的烈士墓冢,墓冢成正方形,钢筋水泥构筑,安葬两次东征时阵亡的黄埔军校师生的遗骸或骨灰,总面积100多平方米。墓群四周绕铁栏杆,中间是一座由4根古罗马式圆柱拱起的斗笠式碑亭,是墓群的主墓。碑亭正中立石碑,刻“东征阵亡烈士墓”。碑亭是东征阵亡将士墓群的主体建筑。
  碑亭后有一座两层3个门洞的城楼式记功坊,门洞的墙壁上镌刻烈士的英名。坊内侧分别有楼梯上行,坊上刻“东征阵亡烈士记功坊”,坊内壁镶有3块石碑:其一是“国民革命军军官学校阵亡将士纪念碑”,镌刻黄埔军校官兵在东征中的辉煌战绩,他们都是当年在讨伐东江东征阵亡烈士记功坊军阀陈炯明战斗中牺牲的黄埔将士,其中共产党员占绝大多数;其二是“国民革命军军官学校阵亡将士题名碑”,列有237位烈士的英名(含1926年6月在猎德阵亡的连长王声聪),此碑立于1928年,当时国共两党分裂,许多共产党员烈士的姓名没有列入;其三是“陆军中将刘君墓碑”,记述的是国民革命军第4团团长刘尧宸的生平和他在攻打惠州时的牺牲经过。
  当年的黄埔军校为缅怀先烈,让后人铭记东征将士的英雄事迹,在第一次东征结束后就决定建立东征阵亡将士公墓,并于1925年4月间,在黄埔岛勘察选择建墓地点。4月21日,周恩来奉命组织“抚恤东征阵亡将士委员会”,调查各位东征阵亡将士及其埋葬地点,开始筹建东征阵亡将士公墓。12月15日,黄埔军校决定在本岛的平岗修建东征阵亡将士公墓,并派人前往东江惠州、河源、淡水、五华、棉湖等地的战场上收集烈士遗骸,运回墓园安葬。东征阵亡烈士墓园于1925年12月动工兴建,1926年4月下葬烈士遗骸,墓茔6月竣工。6月16日,黄埔军校举行东征阵亡烈士墓园竣工暨军校成立两周年大会。国民政府要员、高级将领、社会名流和黄埔军校师生数千人参加。蒋介石主持大会,率众致祭。他致辞说:“所有两次东征及扫除杨、刘及沙基惨案各位殉难烈士,差不多统统集中葬在这里,这一点是我们同志所可安慰各位烈士英魂的。”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苏联高级顾问鲍罗廷、国民革命军第1军军长何应钦、第7军军长李宗仁等分别在会上致辞。东征阵亡烈士墓园的整个工程,分为两个阶段建造完成。第一阶段,即1926年6月竣工的工程,墓园简陋,规模较小;第二阶段,即1936年的扩建工程,建成现在所见到的较为完整的墓园。1936年8月,蒋介石到广州时,决定把仲恺公园并入东征阵亡烈士墓园,扩大墓园规模。9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广州行营拨出专款,由广州市政府负责建造。扩建后的墓园内青松翠柏,绿竹红花,更加气势宏伟,庄严肃穆。“十七少将墓”位于东征烈士墓园西侧,陵墓内安葬的是1936年在“两广事变”中阵亡的黄埔军校出身的17位国民革命军少将。碑的正面刻“正气长存”,碑座正面刻吴沧桑等17位少将的名字,背后刻陆军中将第155师师长李汉魂撰写的吴沧桑事略。这是根据蒋介石的命令于1936年附葬于墓园的。这17位少将的姓名是:吴沧桑、张国维、王鸿德、张中邦、梁士浩、孙螽振、汤增林、叶稼书、古尚英、叶简修、符素真、黄循尚、叶继梅、林季谦、丘达、李子韶、陈晓天。吴沧桑是广东大埔人,黄埔军校第4期学生,曾任军校战术教官,独立师参谋长,1936年6月在韶关战斗中被俘,后死于黄花岗。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国民革命军军官学校学生出身北伐阵亡将校纪
  念碑之一(2002年摄影)人民政府非常重视东征阵亡烈士墓园的保护和修缮。1954年广州市政府拨款进行维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