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1928年11月黄埔军校总部为纪念副

发布:admin09-14分类: 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校旧址上的孙中山铜像则从安放时起,始终稳立在黄埔岛上,从未移动过。
  黄埔军校是在孙中山亲手创建下成长发展起来的,孙中山亲任军校总理,对军校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几年时间,就实现了先建校后建军的夙愿,培养出了一大批将帅之才。黄埔军校师生对孙中山先生是有着深厚感情的,当他们得知有一尊孙中山铜像将要安放在广州黄埔军校校园内时,便积极捐助集资,先建基座。孙中山铜像的安放位置选在了军校西侧名为八卦山的高地上,纪念碑于1928年10月11日奠基,由军校主要负责人、代校务何遂主持筹建。这一期间,由于经费不足,工程一度停顿。纪念碑的建造分为3期工程,第一期平整山头,建筑塔碑;第二期调装铜像,举行揭幕典礼;第三期把铜像下的大平台铺上石板和铺砌上山的水泥台阶,并以铜像为中心,进行全面装饰。1930年5月,梅屋庄吉和他的两个侄子护送铜像于28日抵达广州。9月26日,整个纪念碑落成,广州黄埔军校师生隆重举行孙中山铜像揭幕暨第7期学生毕业典礼大会。
  纪念碑工程设计者将黄埔岛上的这座建筑别具匠心地设计成了一个“文”字,孙中山名“孙文”,以代表纪念“孙文”之意。“文”字的一撇一捺相互交叉,是通往纪念碑基座下的两条石阶小道,外有栏杆相护。上面一横是纪念碑基座平台前的一条贯通的栏杆。这一“撇”一“捺”,从下拾级而上,直通“横”的两端,然后进入一块平地,纪念碑在平地正中拔地而起,这正是“文”字上的那一点。从山下往上望去,登山台阶与平台相连,与铜像结合,恰好构成一个“文”字。
  纪念碑面对珠江,碑文正面书“孙总理纪念碑”6个金色隶书大字,是当时的代理大元帅胡汉民的手笔。碑的左面刻着“和平、奋斗、救中国”7个大字,是何遂的手笔,这是孙中山临终前不停念叨的话。碑的右面刻着总理训词:“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以建民国,以进大同。咨尔多士,为民前锋。夙夜匪懈,主义是从。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贯彻始终。”1929年此训词正式颁布为中国国民党党歌,1943年又颁布为中华民国国歌。碑的后面刻着总理像赞:“先生之道,天下为公。先生之志,世界大同。三民建国,允执厥中。况在吾校,化被春风。江流不废,终古朝宗。”这是国民党要人张静江的手笔。纪念碑平台正面上刻“亲爱精诚”4字校训,则是仿校长蒋介石的笔迹而作。纪念碑基座周围还刻着孙中山及当时一些国民党军政要人对军校师生的训词等。
  黄埔军校的这座纪念碑基座工程之浩大,是其他几座孙中山铜像的基座无法比肩的。纪念碑削山而建,仅碑座就高达40米,加之碑座是建在小高地上的落差,占据制高点,更显得纪念碑十分雄伟壮观。纪念碑正对着滔滔珠江水,那里有孙中山革命斗争的遗迹,寄托着军校师生对孙中山先生的深切怀念。但是,由于设计这个纪念碑基座时,孙中山铜像还未运到,纪念碑基座的设计者不知是疏忽,还是由于被军校广大师生对孙中山的爱戴精神所感染,在他们的心目中,孙中山先生的铜像是非常高大的。黄埔军校竖立的孙中山铜像是由牧田祥哉亲自监工铸造的,军校建造铜像基座时,铜像还没有运到,当孙中山铜像运到后,基座已经建成。这时才发现铜像与基座的比例很不相适,但也只好如此将就着把铜像放了上去,40米高的座顶上的2.6米高的孙中山铜像却显得矮小了。到过黄埔岛的人们,只要留心都会发现这一比例失调的现象,这不能不说是这座纪念碑的美中不足之处。但这也恰好从另一方面说明了军校师生对孙中山的真挚感情。真可谓,原是弄巧成拙,反而又拙中见巧,拙中见其精神。
  黄埔岛上的孙中山铜像周围是一片开阔的绿化地,此地原是中山公园。公园内原来还有10余座题名碑,将黄埔军校开办以后的官佐员生姓名刻于石上,以示勉励,但碑石早已不存。现旧址纪念馆的工作人员结合景点,整治和美化周边环境,在铜像下布置了具有岭南特色的、低矮的园林绿地,以保持视线的开阔通畅。
  第十六章 寻踪黄埔岛(9)
  梅屋庄吉出资铸造的这4尊孙中山铜像现虽已铸立70余年,但在有关部门的管理和保护下,仍是栩栩如生。沧海桑田,星移斗转,孙中山铜像依然挺拔在高山之巅,巍然屹立,俯视着中华大地。他身披大衣,若有所思的昂然神态,让人肃然起敬。如今,大批的游客来到铜像下参观、瞻仰、留影,缅怀孙中山先生的伟业,评点脚下山川胜迹,论说刚翻过去不远的那页历史。
  景色宜人的中正、仲恺、济深公园
  随着军校不断壮大,学生人数不断增多,军校还在黄埔岛上依山傍水、风光旖旎之处开辟公园,供军校师生在假日和闲暇时间休息和游玩。黄埔岛面积虽小,却修建有4个公园。军校在建设中山公园(孙总理纪念碑山脚至珠江边)过程中,还同时建设有仲恺公园(东征烈士纪念坊内)、中正公园(又称黄埔公园,在现黄埔造船厂办公楼至牛膀山)、济深公园(北伐纪念碑南,现成为黄埔造船厂宿舍区)。如今,这些公园多数湮没在其他建筑物之中,只有慢慢去搜寻才能找到一些遗留的痕迹。
  中正公园,是为了纪念当时的军校校长蒋介石而建,蒋介石后改名中正。该公园由黄埔公园改建而成,位于柯拜船坞西侧小山周围。原来的黄埔公园建于清光绪年间,大门上方挂有两广总督岑春煊写的“黄埔公园”牌匾。此地是岛上重要历史遗迹之一,山上远眺古亭,珠江帆影,鱼雷局、柯拜船坞尽入眼底。黄埔公园内小楼曾是孙中山多次来到岛上进行革命活动的落脚点之一,特别是在南下护法时期,多次重要活动即在这里举行。1917年9月1日,国会非常议会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军政府大元帅,当日下午,孙中山在黄埔公园举行大元帅授印礼,发表就职答词和就职宣言。孙中山在迁移到市区河南大元帅府之前,还曾把黄埔公园作为暂时的帅府,并曾经在此地指挥舰队反击叛军。孙中山北上与吴佩孚谈判前,曾在此园内对黄埔军校师生作最后一次演讲。据黄埔老人回忆说,孙
  黄埔岛上的中正公园一角(1986年11月摄影)
  中山讲话时,不用麦克风,偌大的公园,每个角落都能听得清晰透耳。1926年底,黄埔军校在岛上筹建几大公园的同时,将黄埔公园进一步扩大,修整美化,将此园改名为“中正公园”。1947年,国民党海军造船所在公园牛膀山山顶建造一座两层砖木结构洋楼,取名为“中正楼”,是蒋介石南巡时到黄埔军校小住的官邸。经过几十年的变迁,遗址改观很大,中正公园现已经成为黄埔造船厂的一角,昔日的建筑物只留下两个古朴的凉亭,旧貌犹在。该园现仍用“中正公园”旧名。从园内“中正楼”遗留下的花阶砖、地基,仍可依稀辨认出当年的旧址痕迹。中正公园在现代史上有着一定的历史地位,“中正楼”现今是岛上的主要旅游景点之一。
  黄埔岛教思亭(2002年摄影)仲恺公园,是为了纪念军校党代表廖仲恺而兴建的。该公园位于岛中部的平冈,北临珠江,南靠东征阵亡烈士墓园,面积约有1万平方米,由原来的军校平岗疗养院改建而成。由于经费不足,公园建设曾中途停工,直到1928年,公园才勉强建成。其建筑和设施虽然简陋,但四周林木繁茂,林阴小道迂回曲折。1936年蒋介石来广州巡视时,决定扩建东征墓园,仲恺公园被并入东征阵亡烈士墓园。今日东征阵亡烈士纪念坊、停车场和东征史迹陈列室一带的地方,就是当年仲恺公园的园区范围。
  济深公园,是1928年11月黄埔军校总部为纪念副校长李济深命名并建立的,是继中山、中正、仲恺公园之后在本岛上设立的第4个公园。该公园位于岛中部的平岗,东连蝴蝶岗,西临仲恺公园,占地约4万平方米。公园东西路口各设有石柱门楼,中间竖立着一块高140厘米,宽80厘米的花岗岩海青石,上书“济深公园”4个大字,落款是“蒋中正题”,由此也可见修建此公园有蒋介石拉拢李济深之意。当年,这里地势高平,林茂景幽,古木参天,气象恢弘。登高望远,全岛景物尽收眼底。公园内还建有“教思亭”和未完工的“迎日亭”、“爱晚亭”,1930年又建立了北伐纪念碑。教思亭,有人考证是当时对师生进行反共思想感化的地方,另外两个空架据说是为了建“迎日亭”和“爱晚亭”,只建了框架就停了下来;但也有人说是有意造成这样,用以祭祀天地用,但具体是用来做什么的,现在无人能具体说得清楚。1984年黄埔军校60周年校庆前夕,有关部门曾对济深公园旧址的“教思亭”进行过一次整修。亭身是一座六角柱式凉亭,亭匾为黄谦题写,亭内石柱上分别刻有标语和对联,其中有“立志作军队中的健儿”、“宁殉主义以成仁,不愿偷生以受辱”、“身心许党国,铁血济苍生”、“牺牲奋斗是革命军人的本职,杀敌治国是革命军人的志愿”、“继续增长革命活力,努力促进世界大同”、“联合士农工商,联合中华民族,建设新邦”等语句。如今济深公园早已面目全非,因时光流逝,环境多已变迁。在军校北迁后,济深公园年久失修,衰败荒芜。现在大门柱上“济深公园”4字匾额亦剥落殆尽,门柱坍塌,遗迹犹在,由蒋介石题词的“济深公园”石碑亦已遭破坏,园内其余景观已是不复当年,惟有高耸的北伐纪念碑,古朴的教思亭,葱茏的林木,可以依稀追寻昔日的风采。
  第十六章 寻踪黄埔岛(10)
  俱乐部——军校文化中心黄埔军校俱乐部在孙中山纪念碑之西约50米处,当年称为大礼堂,是军校师生集会、节日庆典、举办文艺演出等文化娱乐活动的公共场所。从一定意义上说,在今天留下的黄埔军校旧址的各个建筑中,俱乐部是少数没有重建的设施之一,基本上保持了原建筑的风貌,而且见证了军校的发展过程及学生生活丰富多彩的一面,最具有历史文物考古价值。
  黄埔军校俱乐部1925年4月,黄埔军校政治部为了丰富学生的业余生活,决定建立军人俱乐部,并在走马楼内划出场地作为俱乐部的活动之处。俱乐部包括政治、经济、美术、戏剧、音乐、体育6个小组。随着军校的迅速发展,学生宣传、娱乐活动的日益频繁,原有的房子已经无法满足需要,建设新的俱乐部迫在眉睫。为此,1926年3月学校决定在珠江畔建设新的俱乐部,面积约为2000平方米,可容纳4000人,钢筋混凝土结构。1926年11月1日,俱乐部落成,正好赶上11月15日第5期学生开学典礼。新修建的俱乐部规模颇大,高大宽敞,建成时已有舞台,装有电灯和风扇,配备了近千个座位。俱乐部内大礼堂常用于开大会、上大课和文艺演出。据一些“老黄埔”回忆,国共两党著名活动家经常来这里演讲或授课,也在这里举行宣传和演出,大礼堂成为宣传革命思想的课堂。
  俱乐部布置得庄严而政治气氛浓烈。外面楼顶正面半圆形的装饰墙上有“俱乐部”3个大字。俱乐部内的摆设,不同的时期有所不同。最初,俱乐部礼堂正面高悬着3幅油画,一幅是林则徐在广州虎门焚烧鸦片,一幅是义和团在天津追击八国联军,一幅是沙基惨案。四壁悬挂着廖仲恺、朱执信、史坚如、陈秋霖等22人的画像,供师生瞻仰和作为学习的楷模。之后,俱乐部的摆设发生变化。在礼堂舞台正中悬挂着身着戎装的孙中山像,两旁挂着国民党党旗和中华民国国旗,下面是谭延闿手书的孙总理遗嘱,四周为国民党领导人的画像。舞台南北两侧和礼堂西侧的墙壁上,除了原先的3幅油画之外,增加了反映第二次东征中的攻打惠州城的油画。
  俱乐部是军校举办文艺演出、举行重大集会的重要场所。特别是每逢节日或庆祝会,经常举办丰富多彩的文艺表演。1926年1月4日,军校举行新年各界联欢大会,前来参加庆典的来宾和在校师生约有6000多人,声势蔚为壮观。白天在大操场举行隆重的庆典活动,晚上则在俱乐部举行游艺大会,节目琳琅满目,直到深夜,晚会才结束。文艺演出既有明星表演,也有学校文艺社团自己的演出,如军校的“血花剧社”即主要在这里排练和演出。“血花剧社”是当时很出名的学校文艺社团,取意于“革命之血,主义之花”。这个剧社成立之初主要由“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掌握,在共产党员蒋先云等人的推动下,曾演出了《还我自由》、《鸭绿江》、《黄花岗》等反帝反封建的著名剧目,在广州、武汉乃至战争前线,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在汉口,剧社还曾与世界著名的邓肯舞蹈团同台,观者人山人海。广州大新公司的名角金艳秋曾在军校俱乐部演出过《空城计》、《纺棉花》、《大劈棺》等剧目,名噪一时的交际花紫罗兰也曾应邀到校表演舞蹈。
  俱乐部除了进行文艺演出外,还是重大集会、演讲以及来访者参观和休息的重要场所。如1926年12月22日,黄埔农工商学兵联合会和黄埔区15公里以内各学校来校参观时,就首先到新落成的俱乐部休息。省港罢工工人代表大会代表、中央华侨运动讲习所等团体来黄埔军校活动时,也到过俱乐部参观。1926年,曾在俱乐部召开过一次欢迎国际劳工局局黄埔军校礼堂内景长汤姆逊及各国劳工代表团的盛会。
  昔日的俱乐部内不仅充满着军校师生的欢歌笑语,而且也留下了骇人听闻的血腥场面。1927年蒋介石集团在南京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4月中旬,广东反动当局接着在广州发动反革命政变。当时黄埔军校的“清党”活动就是在俱乐部中进行的。4月18日在这里被抓的共产党员有200多人,许多被逮捕或受清洗的共产党员从这里被解除武装,捆押上船,这些师生后被押往虎门和鱼珠炮台被杀害,史称黄埔“四·一八惨案”。从此,黄埔军校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军校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因此,后来到此地参观的游客特别是黄埔师生总有种百感交集的情绪在其中。
  第十六章 寻踪黄埔岛(11)
  1938年日军飞机轰炸黄埔军校时,俱乐部楼房多处被炸毁。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当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岛海军接收军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