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体虚弱为什么先生却一次也没有来

发布:admin09-19分类: 日本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
舒宜想起来夏桐当着大路上说的那句话,她嘲笑说:“爱我一万年,他活得过一万年再说吧,静云你别理他,随便他出什么招,这种人就是那种跳梁小丑,你越搭理他,他越来劲,你不搭理他,他就会自动偃旗息鼓。”
舒宜想去把房子收拾一下,可是接完电话后坐在沙发上看着房间里一切的摆设。忽然起不来,那就这么坐着吧。 
舒宜想涛子还要上班,刚想拒绝,涛子仿佛知道她的心思,他抢先说了:“舒宜姐,你放心,是丁总批准我来送你的,这几年你为公司可做出了不少贡献,呵呵,今天晚上丁总也说要来为你送行呢。”说着涛子抱着舒宜的东西放进车子里,其实东西也不多,一个盒子而已,他放在了车子的后座。 
舒宜向来睡得浅,从前每个晚上要醒来好几次,但是在承瑾的怀里她总算可以睡得安稳,不过这天晚上心里到底有事,到凌晨的时分她还是醒来了一次,迷糊中睁开眼睛来,承瑾正怔怔的看着她,她心里一 惊。清醒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承瑾,你怎么还没睡?”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问:“前几天夏桐的腿是不是你撞的?” 
她怀着心事回到了家里,承瑾又在等她,见她回来了才松了一大口气,他说:“舒宜,你今天去哪里了,打你电话也不回。” 
她环顾了一下车厢里,没有什么妆饰,一如赵承瑾清贵的气质,三个人都不说话,小谭只好打量起承瑾来。
 
她们听着彼此的呼吸。 
她们也了解舒宜性子冷淡,对这些事情未必上心,从前也不是没有青年才俊追过她,舒宜越是拒绝男人她们就越想知道到最后舒宜会跟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而且现在出现的这个赵经理条件应该是最好的,不知道舒宜姐——
她猛地抬起头叫了一声“啊?你看见了?”
冷不冷,我们回去吧。”
她笑了笑,拿起衣橱里自己一件衣服换上,一边穿一边命令自己不能哭,不许哭,静云还在外面,她如果哭出来了静云一定会逼着她把孩子打掉。可是眼睛里哪里只得住酸涩,这些天来她一个人每天等待他至深夜,白天还要撑着身子去体检,每回在医院的走廊里看见别的妻子有老公前呼后拥的护着,每回医生问她身体虚弱为什么先生却一次也没有来过,她都强力的忍着,那些酸涩的时候,那些心痛的时候她都没有哭出来,可是现在看着空空的衣橱却是之也止不住的流泪。
她笑了笑,拿起衣橱里自己一件衣服换上,一边穿一边命令自己不能哭,不许哭,静云还在外面,她如果哭出来了静云一定会逼着她把孩子打掉。可是眼睛里哪里只得住酸涩,这些天来她一个人每天等待他至深夜,白天还要撑着身子去体检,每回在医院的走廊里看见别地妻子有老公前呼后拥的护着。每回医生问她身体虚弱为什么先生却一次也没有来过,她都强力的忍着。那些酸涩的时候,那些心痛地时候她都没有哭出来。可是现在看着空空的衣橱却是之也止不住的流泪。
她笑着点了点头,顺着曲曲折折的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一直走,穿过几重楼阁终于到了大门,这样古色古香的王府门口居然还有保安,舒宜进来的时候倒没发现,保安殷勤的替她打开门问:“舒小姐,要帮你叫车吗?”
她沿着高高的墙壁走出来,忽然感觉到不对劲,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并没有人,走了走,还是觉得不对劲,仿佛有人正盯着她看,她走过去几步,迅速回头,可惜得很,身后还是幽深的长廊,根本没有任何人。
她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扶着墙走到洗手间把门“砰”的关上,然后在里面吐得昏天黑地。 
她也不知道承瑾到底在哪里。还是静云送她去找的承瑾。 
她也不知道自己那一刻为什么会那么害怕。 
她也回一句:“保重!” 
她永远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一天,那个人已经不要她了,她还不肯走。
她又没话找话说:“赵经理,您平时都是自己开车的吗?”
她于是跑到阳台上慢慢吃着,一边看楼下静云的背影。
她在翻箱子,其实她的东西一向都放得仅仅有条,不像夏桐什么东西都是乱放乱堆,像身份证这样重要地东西舒宜怎么可能乱放,怎么可能需要这样翻箱倒柜。 
她在公交车站牌前停了一停,一辆522在她面前停下来,她想了想转身还是进了地下通道。
她在他身后便没了声音。
她在想应该怎么跟舒宜说,她要怎样说服舒宜,舒宜的身体情况她自己明白,但是她就是不肯把孩子做掉。
她乍然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心被一阵巨大的喜悦给充斥着,盈得满满的,等承瑾回来的时候她就想告诉她,可是上午他出去了一天也没回来,下午好不容易等他回来了,身边带了一队人。 
她站在人群的最后面,法国人兴起,登高远望看着蜿蜒在山脊上的长城感叹,夏桐也来了兴致,兴致勃勃的跟法国人吹着牛皮。舒宜神色落寞,想着想着,不由走到一个角落里靠着斑驳的墙发起呆来。这一路都是夏桐引路,夏桐并没有选择平常游人们的线路,他们到的这段长城不热闹,相比而言算是长城比较破烂荒凉的一段,烽火台上是野草丛生,不过法国人反而更喜欢这样的地方。
她这个样子让承瑾的心里一抽一抽的痛,他握紧了她的手说:“不要哭,医生说你很快就能好。”
她这一辈子有很多倔强好强的日子,但是现在看起来,再也没有这个时候倔强,她是用她性格中所有的倔强在坚持,在等,等承瑾回家。
她枕着菊花做的枕头,可是她却怎么也清静不下来,半夜的时候她说一句:“静云,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回答的是静云平缓的呼吸声和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她正在收拾,路过她办公室门口的人把头探进来看了看说:“舒 宜,终于决定结婚了吧?呵呵,夏公子金石为开啊。” 
她只得叫赵平林给大使馆打电话先拖延一段时间。
她只好不说话。
她只是慌不择路上错了一条船,等到那船要开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她并不是要去那个地方,但是船已经开了,茫然四顾,只有茫茫的大 海,伸出手去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抓住,更加没有什么东西有力量把那船停下来,她所以恐惧,所以害怕。承瑾抱着她不断的安慰:“舒宜,不要怕,不要怕,有我在,以后都不用再怕了,我去跟他说。我跟他说你不能和他结婚,我们结婚,我跟你结婚,所以不要害怕,我一直会在你身边,你以后永远都不用再担心了。” 
她知道陆镇的妈妈话里所指的是什么,但是她放下尊严,殷殷的哀求,泪眼盈盈:“我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