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室今日在此人面前栽

发布:admin09-17分类: 日本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众位英雄今日在此聚义,还不见识见识么?” 
  李善长尚未答话,忽听得店门外响起一阵“得得”的马蹄声,紧接着一串急骤的脚步声响过,店堂里“呼啦啦”又涌进一伙人来。 
  李善长尚未答话,那“小三子”蓝玉早一步抢过来,插口叫道:“嘿嘿,这十二个字还有俺这位百室先生的一份功劳哩!” 
  李善长伸手搭个遮阳,四面巡视一阵道:“嗯,这一线已是小明王韩林儿斥堠游弋的地界,谅那董大鹏再不敢来了。惭愧!今日到底逃出龙潭虎穴了。” 
  李善长适才见呼延镇国露出这骇人的武艺,早惊得啧啧不已。听到他这声叫唤,立时醒悟,对施耐庵、蓝玉二人说一声:“有呼延将军在此,足以挡得十万追兵,快快随我离却这是非之地要紧!”说毕,引着施、蓝二人奔出林子,踏上南下的大道。 
  李善长听毕呵呵笑道:“哎呀,年兄!这军旅之事,波诡云谲,岂是常理可以窥测。好在俺李百室追随都元帅多年,深知他的神机妙算。兵法云:料敌机先,常胜之道。以在下揣测:此前都元帅处变不惊,乃是料定大义集以百战之师,固守鹿寨,元军仓卒集结,不知虚实,一逸一劳,必有捷报。然而元军劫营中伏,虽遭败衄,但却探清我军虚实,又知都元帅不在军中,必然大举反扑,于是虚实转换,强弱易势,如此则大营危矣,故尔都元帅要星夜驰回大义集!” 
  李善长听毕眉头一皱,旋即长身而起,走到虬髯县令面前,瞠目凝视一阵,厉声说道:“元标兄!虎伏龙潜十余年,今日也该露出真面目了!”说话间,袍袖抖处,早扯出一幅白绫裱的挂轴来,只见那白绫上画着一座雄奇的山寨,山寨下水际滩头排着千军万马,居中乃是画一个虬髯汉子,顶盔贯甲,正手挥令旗号令兵士,揿动那无数的轰天大炮。虬髯县令听李善长叫一声“元标兄”,眉头便是轻轻一抖,及至见他展开画幅,立时便呼地站了起来,一双铜铃般的眸子里波诡云谲,幻化着难以捉摸的奇彩,久久地凝视着那画上的一山一水、一人一物、一草一木,半晌不言不动,仿佛一个入定的老僧。 
  李善长听毕正要作答,只听得那呼延镇国暴雷般吼了一声:“贼道休走!”紧接着只见眼前陡起一阵狂风,呼延镇国身形未动,那一条虬龙鞭已然平空扫出,仿佛一条巨蟒,挟着嘶嘶怪啸,倏忽间早抽到公孙玄眼前。那道人哪里料道相距丈余,对方人未动而长鞭已击到眉尖,立时浑身毛竦,叫声不好,一缩头一耸肩,双腿平蹬,一个“铁板桥”斜窜而出。任他身手奇捷,矫若灵猫,也未能全然躲过这一鞭,只听得“嗤啦”一声裂帛大响,那怪蟒般的长鞭已自擦着他胸膛扫过,将一袭明黄道袍撕开一道口子,离着开膛剖肚,只差在毫厘之间。那条纽丝钢鞭收势不住,挟风带吼,“呼呼”地平扫过去,砸在一棵大树之上,滴溜溜缠上数圈。呼延镇国使得兴起,吼一声,单臂一收,只听见“吱吱嘎嘎”一阵响,那缠着长鞭的大树根土迸裂,紧接着“轰隆”一声,被他拖倒在地上。 
  李善长听了这番冷嘲热讽,兀自不气不怒,心下急骤地思谋着脱身之策,他眉头略皱一皱,立时计上心来:你这夺魂关把守严密,俺另辟蹊径,回头寻条路再走,未必你处处都有这天险不成?想到此处,他朝施耐庵、蓝玉二人点点头,正要返身退走。 
  李善长听他说得蹊跷,不觉回头看去,身后的官道上,远远围上来大队元兵把个退路堵得严严实实。李善长不觉跌足叹道:“苦也,苦也,没存想我李善长聪明一世,今日葬身在这夺魂关!” 
  李善长微微一笑,立时掐着指头,说出一番话来: 
  李善长微微一笑,摇头叹道:“小三子休要再提这追赶二字,常言道:英雄识英雄,惺惺惜惺惺,豪杰相处,贵在知音。当年诸葛孔明欲降孟获,六擒六纵,不愿携手亦自无法。一个蛮族首领尚且如此,何况这凌元标非等闲人物。既然在下早已言明来意,点破行藏,他兀自不肯屈就,反而连夜避匿,那又何必勉强!临别之时,军中那位首领曾再三叮咛:网罗英杰,贵在人心!只要按此行事,我想这凌元标终有一日会投营效命的!” 
  李善长闻声从草丛里站了起来,朝那元将点点头,低声笑道:“杨将军别来无恙。在下于长清县逗那董大鹏耍子,不想遇上这位耐庵居士,耽搁久了,被官兵困在此处,只好借重足下了!” 
  李善长先是一惊,接着仔细一看,不觉舒心大笑起来:“呵呵,该死该死,仓卒之间,竟未认出你这条大虫!却原来是亮祖将军!要不是你应变得当,在下已然落入虎口!不知亮祖将军在六安好好儿做着寨主,却怎地又到这山东地界,居然混得个六品顶戴?” 
  李善长掀髯叹道:“唉唉,此事说来话长。想我李百室仗恢宏之志,怀不羁之才,奔走江湖多年,指望遭际乱世明主,助成辅弼大业,谁知以满腹韬略游说各路义军首领,竟无一人将它赏识。可巧至正十四年在凤阳军中,正碰上那主子张榜招贤,我李百室便将胸中设想的治军之策写在纸条之上,贴于他营门外面,彼时那主子正在用饭,兵士将纸条呈入,他未等读完,立时掷箸吐哺,倒屣相迎,克日便封了我一个随营军师,并将我的治军方略与休宁人朱允升的筹战之策分别编成明白通畅的训令,即是:‘行仁义,禁杀掠,敬贤达,结民心’与‘高筑墙,藏锋芒,广积粮,缓称王’这两道十二字箴言,号令全营,约束军旅,方才于群雄争锋、艰难困顿之中崛起。” 
  李善长笑道:“常言道:同船过渡,五百年修!你我今日在此聚首,虽是机缘凑巧,实乃天意使然!耐庵兄你哪里知道,就在去年颍州群雄大会之后,那位求贤若渴的首领便颁下令来,谁能寻访到耐庵居士下落,立时拜相封侯!只因在下在军中任了个都督府参议之职,这重责便落在我的肩上。半年来,在下于搜罗豪俊、筹集钱粮之际,事事留心,处处留意,悉心查访你的踪迹。可惜茫茫人海,浩浩乾坤,在下与年兄又素未谋面,一时却从何查起。亏得数日前青田刘伯温到了滁州大营,此人于年兄为人秉性了如指掌,立时设了一番计较,道是年兄酷嗜俗曲小调、廋词俚语,只要以此物撩拨,年兄必然技痒,恰好前不久从扩廓帖木儿——王保保的布告中得知济南府劫狱‘大盗’中有年兄在内,于是便撺掇那凌元标临街赛谜。哈哈,不想无巧不巧,金钩钓鱼,果然钓出了年兄这条鳌鱼!” 
  李善长笑道:“好兄弟,凌元标这多年都未曾露出破绽,岂是你我仓促之间便能勘破他行迹的?其实,一看到这些箱笼,凌元标那些钱财的下落早被我置诸脑后,眼前这个人物哪里是什么贪官污吏、龌龊小人,分明是一个令人难以揣测的卧虎潜龙!” 
  李善长笑道:“耐庵兄忒也多虑,想如今这生意人,哪一个不是炫奇斗怪,大言邀众,在这招牌上做文章、弄玄虚?不妨事,即或是家黑店,以我等手段亦自不怕他的!”一头说,一头撩袍甩袖,率先进了店堂。 
  李善长笑道:“县尊大人稍安勿躁!为了让你不再首鼠两端,死心塌地听完事情原委,在下索性点破你的行藏!”说毕,又饮了一杯酒,从容说道: 
  李善长笑道:“这便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登州孙不害,有名的‘活敬德’,江湖上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若不是你那杯蒙汗药酒,只怕今日失之交臂!” 
  李善长徐徐言道:“元标兄,两百年前的这幕情景,想必你魂牵梦萦,两百年前乃祖的遗容,想必你也刻骨铭心!我李善长谬称‘赛萧何’,作事向来不敢孟浪。敢于只身求聘为长清县长吏,没有十足的把握,岂肯冒这风险!”说着,他又抖一抖手中画幅说道:“三个月前,在下循踪觅迹,踏破铁鞋,终于寻到元标兄老家东平府八里桥,凭着三寸不烂之舌、五百两白花花的纹银,从你的老母手中诓来了这幅祖传珍物,打听到足下改名换姓,以一个阿腾铁木儿的假名字换得个七品县令,在这小小长清县掩人耳目。于是在下稍稍弄了点玄虚,扮作落第举子,在那沧州道上与你并辔同行,以三百两银子换来的官诰和胸中才学骗得你的信任,有幸过了九十余日六案孔目的官瘾!”说到此处,他又是一阵呵呵大笑,续道:“元标兄,就凭在下这一番辛苦跋涉,你也该开诚相见了罢!” 
  李善长仰天叹道:“百密一疏,想不到我李百室今日在此人面前栽了跟头!却如何见江东父老!” 
  李善长摇摇头道:“小三子你也休将事情看得忒容易,在下瞧这凌元标是个心机极深沉的人,试想他一个‘叛逆’子孙,能在这鹰犬遍地、虎狼窥伺的元室官场安安稳稳地做了二十年县令,而且被皇室视为‘忠臣’,决非他改了个阿腾铁木儿的姓名便能办得到的。”说毕,他对施耐庵、蓝玉二人招招手,走到那一叠摆在墙角的箱笼旁,一把掀开盖子,说道: 
  李善长也不答话,神情依然庄严肃穆,他俯下身来,双手接过施耐庵手中腰牌,手腕略动一动,立时将那铜牌翻转过来。 
  李善长也不管这蓝面将军,稍稍思忖一阵,领着施耐庵、蓝玉二人循着山径奔了下来,踅过一道黄土丘陵,眼前景物便已变得平阔敞亮,只见一派黄沙上摇曳着衰草芦丛,一直铺向天际,黄沙滩尽头,奔腾着浩浩荡荡的一条河流,那黄水奔涌咆哮之声,轰轰然震人耳鼓。展眼一瞧,只见远远的官道上密密麻麻摆着元兵长蛇阵,黄河渡口飘荡着官军战旗,这数十里之内唯一的咽喉要道,守得铁桶也似,休说是一个大活人,便是一只鸟儿也飞不过去。 
  李善长也不细问,回身对倚马而立的朱亮祖点点头道:“龙潭虎穴,亮祖将军处处小心!”说着,对施耐庵、蓝玉二人挥一挥袍袖,三个人立时循着呼延镇国奔去的方向疾走起来。 
  李善长一听,连忙对凌元标夫妇长揖到地,说道:“元标兄如此慷慨,令在下不辱使命,真真感激不尽!”说毕,对站在一旁的小厮和施耐庵招招手,三个人便出了那内室。 
  李善长依旧不慌不忙,缓缓说道:“倘若足下不肯自报家门,在下也不勉强!不过,今日巧遇耐庵居士,在下久已闻知他正在搜求当年梁山泊英雄后裔,为他们树碑立传,怎忍心让他错过这大好机会?在下只好直陈你的来历,为耐庵兄聊助豪兴了!”说毕,转过头对施耐庵道:“耐庵兄,面前这位县太爷,不是什么阿腾铁木儿,也不是什么朝廷命官,乃是当年梁山泊大寨轰天雷凌振六世裔孙,大名鼎鼎的‘六目星官’凌放,又号元标,此人秘藏祖传技业,精研硝磺弹丸,乃是今日天下第一火器名家、制炮泰斗!可惜此人素无大志,胸藏如此惊天地骇鬼神的绝技,不去为百姓除暴虐,为义军争江山,却在这区区僻乡野县做几只供人观赏的灯笼!嗟呼,愧煞人哉!” 
  李善长眨了眨眼,脸露狡黠之色,摇摇头道:“君不闻:天机幽微,显露时玄黄失色,潜龙蛰伏,常赖那风景云从!休问,休问!”说到此处,他仰头凝视那星辰迷濛的曙色,仿佛又看到了正在不息运行的天地嬗变,徐徐言道:“耐庵兄,在下只能告诉你一点消息:此人胸襟才具,决非韩林儿、刘福通、徐寿辉、张士诚一班人物可比,试看十年后之江山,竟是谁家天下!” 
  李善长正色言道:“小三子你只知在那疆场上跃马横戟,博一个鸣金奏凯,却哪里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休要看这小小一箱子断砖碎瓦,应在这凌元标身上,便有三桩无人可及的绝深绝险心机:第一,此人掩藏行迹,苟安官场,时时有败露之虞,日日有杀身之祸。素常英雄豪杰,身在草莽,便去行侠仗义,杀富济穷;混迹官场,便禁不住要露出那嫉恶如仇的面目,横眉傲骨,惩恶扬善,借衙门方寸之地行‘为民请命’之实,不几日便被视为异端,败露了行藏。然而这个凌元标潜伏污涃,却选择了一个‘昏瞆贪馋’的路数,不逞一时豪气,不务眼前虚名,顶着一个劣迹昭彰的污名秽誉,忍辱负重,蓄势待时,二十余年中瞒过了元廷无数耳目,其中道理,在于此人练达人生、洞悉世事,深知‘欲须白,点点墨’,勘破了官场三昧:当道者不忌贪官,只忌贰臣的用人之术,可见他眼力之卓绝!行事之深沉!” 
  李善长转过头来,对着施耐庵投过一瞥,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两联警句,正是耐庵居士你当年在乌桥大营窗下的绝世名言:‘剑与笔两绝,唤醒举世人!’” 
  立时便有几个侍卫挺刀扑上。刀光霍霍,兜头罩住了时不济那瘦小可怜的身躯。 
  吏员瞠目扫了士子一眼,笑道:“年兄有此雅兴,委实令小邑今日灯会添了光彩!只要年兄猜中谜底,自然按规矩奉送黍米、制钱——” 
  吏员厉声喝道:“兀那秀才,未曾猜出灯谜,取了俺太爷这赏饯,敢莫要放抢么?” 
  吏员捧着那张字条,一时间惊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正在这时,猛听得灯篷深处暴雷般响起一阵怒喝:“哪里来的野秀才,搅扰了太爷的灯会,拿下了!”吼声未落,只见县衙的金钉朱漆大门“豁喇喇”开了,几个皂衣衙役虎狼般涌了出来,只见荧荧的灯烛之下,立着个锦衣貂帽的虬髯官儿,正自瞪着铜铃般两只怪眼,嘿嘿冷笑。守灯篷的吏员走上前来,先将那张字条递给虬髯大汉,又在他耳畔窃窃絮语一阵。那官儿忽地收住冷笑,拍案喝道:“兀那秀才,吃了熊心豹胆,竟敢来撩俺的虎须!本待打折你这双腿,念你肚内尚有几滴文墨,俺这里还有几道谜语,只要你再能猜得出,俺便放你一条生路!”说毕,嗽了嗽喉咙,敞声念出一道谜来: 
  吏员劈手夺过那两贯制钱,冷笑道:“哼哼,胸无点墨,休在此处充圣人!既然口出狂言,便将这些灯谜一并猜出,倘若漏了一个,立时将你拿到县衙之内打折了你那双腿!” 
  良久,忽然沉脸竖眉,挥挥手道:“休要啰唣,本老爷要安歇了!”说毕,揣上董大鹏留下的银子,拂袖走入了县衙。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