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只为寻一个栖身之所,他心中

发布:admin09-17分类: 日本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李善长道:“大营律令载得明白:无故寻衅斗狠,伤人筋骨发肤者,袒背杖脊四十军棍,因故致人轻伤依律减半,孙家兄弟面对仇家,不经大营许可,擅设私刑,剁人手指,可援此例,荆条代杖,以一抵十,故尔罚已当罪!” 
  李善长道:“其时,在下也心下惊讶:依此推算,他做官这多年,每年按千两银子的进帐,只怕早已家藏万贯!可是怪就怪在他搜罗了如此多的钱财,夫妻二人却十分清苦,素常日都是粗茶淡饭,用度简朴。在下还只道他是个拼命敛财的吝啬鬼,便想悄悄寻找他收藏财宝的秘密处所!”施耐庵听得入港,忙插口道:“百室兄差矣,依晚生看来,这凌元标聚敛钱财,必是另有他图!” 
  李善长等三人也顾不得嗟讶,趁着官兵鬼哭狼嚎,在灰土砖石中挣命的机会,挥着兵器,拨开断木碎瓦,踏着人马尸身,随着那关猛,一溜烟奔出了夺魂关口。 
  李善长点点头,用手朝前边一指,笑道:“兀那柳树林子里不是个酒店?” 
  李善长点点头。蓝玉便躬身趴起,撮唇作哨,“呜呜”地唤了两声。 
  李善长点点头道:“此事曲折虽多,其实,事故缘起,却恰恰应在你们二位身上!” 
  李善长点点头道:“耐庵居士言之有理,此人的确是当世难得的俊才!颍州大会之后,他便身体力行,倾心搜罗贤达,接纳豪杰,只要一听说哪里有见识卓绝之士,立即舟车奔驰,虚怀请教,行军布阵、营务倥偬之际,也不忘交接英雄,倚门候教。一时声名大著,普天下豪侠之士风景云从。什么青田刘伯温,丽水叶景渊,浦江宋濂,濠州徐达,还有那傅友德、常遇春、李文忠、胡大海一流豪杰,纷纷投身麾下,甘效驰驱。就是这个俊才,半年之内,承天道、拥人心、除苛政、倡屯田,令浙右、淮西数十州县百姓归心,军威赫赫,不几日,连克全椒、来安、凤阳、定远,令元廷兵将闻风丧胆,从群雄之中脱颖而出,成为元廷真正的心腹大患!” 
  李善长点点头道:“耐庵兄也忒小觑了这孩子,说出来只怕你要吓一跳。此人姓蓝名玉,小字坚石,乃是在下安徽定远县同乡,六岁便进了天台国清寺,学得一身好功夫,在下凤阳投军,便将他带到大营,这些年冲锋陷阵,斩将搴旗,立了许多大功,眼下为滁州大营八小龙之首。只因他排行第三,满营将士,上至统帅,下至马夫都甚喜欢他,便戏称为‘小三子’,这番北上齐鲁,深入虎穴,在下真亏了这个保镖哩!” 
  李善长点点头道:“若讲他这第二桩绝处,那更是出人意料。其实,凌元标混迹官场,绝不仅仅只为寻一个栖身之所,他心中蕴蓄着极大的图谋;他收集钱财,也决非贪图富贵。就从他节衣缩食、自甘淡泊的生计来看,这笔财富必有更紧要的用处!按说,以此人身负的绝世神技,无论驰骋草莽,抑或是占山为王,满可以做一个草头天子,他却甘愿在这区区小县栖身。从长远看来:就凭这一顶‘贪官’的帽子,他却收了两桩奇效:一是借庙躲雨,钻了元室官场‘越是贪官越放心’的空子,无风无险,藏踪隐迹;二来又收罗了浮财,一步一步地实现自己那无人窥测的宏图大举!” 
  李善长点点头道:“正是正是!凤阳揭竿举义之时,千千万万男女百姓投营效命,只有那些歃血盟誓、获取这块铜牌之人,方可算得滁州大营的将士!” 
  李善长点了点头。蓝玉便抢过话头道:“休再啰唣!大碗酒,大块肉,拣好的尽管搬上来!” 
  李善长抚髀叫道:“着啊!到底是老兄见地卓绝!凌元标收集钱财的确大有蹊跷!数日前,在下终于觑得个绝好机会,潜入这内室,到底发现了他的秘密!”说着,他梆梆地叩着那箱笼盖子说道:“当时,在下还以为找到了他的藏宝之所,及至看到里面竟是些破砖烂瓦,着着实实地吃了一惊!仔细琢磨之下,在下才大彻大悟:这凌元标早已将搜得的钱财转移到了另一处更隐秘的地方!” 
  李善长含笑打了一拱,对那妇人说道:“在下李百室叩问十八娘妆安!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大嫂未尽乡谊之礼,却一见面便要下‘板刀面’,你这‘板刀观音’未免不仗义了罢!” 
  李善长行色匆匆,驻足答道:“年兄何事动问?” 
  李善长呵呵笑道:“好一个忠心报主的县尊大人!在下既是反叛朝廷的乱臣贼子,那么,大人在那沧州道上聘在下作六案孔目,先便有一个窝藏乱党、招降纳叛之罪!大人敢出头告发么?” 
  李善长呵呵笑道:“耐庵兄此言差矣!俺那首领若是单凭军威严令,我李百室岂肯死心塌地为他效命?又怎会有那么多的豪杰之士千里投奔?正因为此人虚怀若谷,与人倾心相许,不责小过,不疑大节,方才闯荡出如今轰轰烈烈的伟业。” 
  李善长呵呵笑道:“在下正诧怪哩!千里酒客临门,东家翁却避而不见,反倒弄出这恶作剧,阮大哥也忒会耍子了!”说着,指了指瘫在地上的施耐庵与关猛又道:“亏得在下见识过你这黑店里下蒙汗药的手段,偷偷将酒倒入袖内,可惜苦了施相公与这位小哥!” 
  李善长呵呵一笑,信手接过施耐庵手中铜牌,一抖手腕翻了过来,指着营伍姓名下面那深浅参差的刻痕,说道:“耐庵兄差矣!滁州大营军令森严、赏罚分明,满营男女将士,或是出谋划策、斩将搴旗,自有军令官呈报请赏。至于素常行迹,若照着这‘军令牌’上的训示做出了大小劳绩,则由随营弟兄们公议,有一桩便刻上一个印记,功大则痕深,功小则痕浅,积功十番,则可破格擢升,跨马游营。倘若违了这四句箴语,行伍间自有公断,轻则杖脊四十,赶出义军大营! 
  李善长喝毕,早已伸手解开袍襟,小心翼翼地在腰间摸索一阵,从贴身腰带上解下一块磨得锃亮的铜牌来。他双手平端在胸前,注目顶礼,口中念念有辞,稍顷,一弯腰,慎重其事地放在案头。 
  李善长见此情景,待要唤回关猛,岂料那愣头汉子早已扑近了寨墙,青龙偃月刀被他抡得风雨不透,仿佛浑身上下罩起了一轮白光,只听得“咔嚓咔嚓”,那飞蝗般的箭雨一碰到那圈白光,纷纷失了威势,一时间只见关猛身前身后纷飞着断镞折羽,挟着一股狂飙,已自冲到了寨门之下。忽地,他双臂高举,抡圆了大刀,对李善长、施耐庵、蓝玉叫一声: 
  李善长见此人宽了衣衫,厉声吩咐道:“左右侍卫,还不与都元帅设座升帐!” 
  李善长见这草丛里竟冒出个人来,心中诧异,忙问道: 
  李善长见状,连叫“不好”,那蓝玉胆大泼天,晃着手中流星锤,喝一声:“管他娘,闯吧!”当先便冲到了寨楼前。只见那寨楼乃是以大树为梁,寨楼下两根巨木撑着底座,一道仅容单骑通过的寨门早已紧闭,寨门前布满了铁蒺藜。蓝玉刚刚闯到寨门前,寨楼上一阵乱箭飞蝗般攒射下来,将他迫退几步。 
  李善长厉声叫道:“众位好汉,都元帅有令,星夜赶回大义集!”说毕,拔步便欲离去。 
  李善长略略思忖得一阵,一挥手,引着蓝、施二人猫腰钻进了稀稀的芦丛,踩着那软软的黄沙,小心翼翼地朝着黄河边上摸去。还未走出百十步,猛听见官道上陡起一声厉喝:“兀那三个毛贼,待往哪里走?”紧接着便响起了马蹄踏在沙石上的“嚓嚓”之声。施耐庵回头看去,只见从官道上早奔出一彪人马,刀枪耀日,喊声不绝,沿着河岸追了上来。 
  李善长略皱一皱眉,不置可否,捻着虬须问道:“尊夫人与贤昆仲如何不见?” 
  李善长捺须微笑道:“二位休听那些藉藉人言,在下哪里有如此神通?不过躬逢乱世,明白去从,投身义军,为抗元大业聊尽绵薄罢了!” 
  李善长捺须笑道:“在下本不欲掀锅揭底,既然夫人如此放泼,在下索性也将你的来历抖擞出来罢!”说毕,朝施耐庵点点头道:“耐庵兄请再记下一笔,休看这位‘诰命夫人’毡帽锦裙,一身色目人打扮,其实她也是一位大有来历的女子!此人姓燕名紫绡,乃是当年梁山泊锦毛虎燕顺后人,休看她娇娜娉婷、弱不胜衣,却使得一手好弹弓,百步取人,应手而倒,江湖上人称‘八臂罗刹’!适才倘不是耐庵兄用了在下那‘回风返雨’之计,出其不意,趁她在睡梦之中一条绳子缚住手脚,只怕要吃一个大亏!” 
  李善长拈须微笑,转过头来,朝那虬髯县令点点头,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位县尊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