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那样那样的窘迫,再没有办法掩

发布:admin09-06分类: 日本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你这是怎么啦?”她有些好笑的推开他:“睡得好好的突然大喊大叫,醒了又这样莫名其妙。”
偏偏没有选。”
“好笑,到死她都是爱他的。”
“其实他亦爱她,但比不上我爱她。”
 
她又跳了一级,最后和他混成了一届。到了初中,在班上他年纪最大,她年纪最小,吵起架来肖豫鄂不是对手,气得最后一句甩过去:“我和你有代沟!”再往后来,随便吵架,三句话没完就是:“我和你有代沟。”也不管他是不是被气得七窍生烟口吐鲜血,肖豫鄂施施然就径自踱开了去。 
  高中时代她出落的明朗可爱,穿鹅黄色的T恤,短发像朵蒲公英,柔软的盛开在阳光明媚的早晨。坐在高高的栏杆上放声大笑,眼神清澈如同她身后的天空。 
  他犹豫了一个多月,终于将信递在她手上,转身就走。 
  当天中午在食堂她朝他走来,他第一次听见自己的心怦怦跳,连手里的不锈钢勺子也在微微发抖。 
  她笑得阳光灿烂:“小康,信是给谁的啊,写得真是声情并茂,一往情深。没想到你竟有这一手,可你总得跟我说是给谁的,我才好帮忙你递出去啊。” 
  那样那样的窘迫,再没有办法掩饰,他赌气说了班上最漂亮一个女生的名字,她半天才翻白眼:“什么品味。”硬生生又甩下一句话:“我和你有代沟。” 
  她急急的往外走,背影微微耸动,他想她必是暗暗笑不可抑。 
  信上没有称谓,那四个小时里她将信看了一遍又一遍,一直以为,信是他写给自己的。 
  她急急的往外走,背影微微耸动,得到答案多么难堪,她全身发抖,才能让自己不哭出来。 
02.幸福像花儿一样 
    孟哲哲火冒三丈,对着电话就嚷:“于江浩你答应不答应?” 
    那边嘈嘈切切的一片杂音,像是拿着手机穿过几道门,然后到达了比较安静的地方,过了半晌才听见他迟疑的声音:“我今天有点忙。”
    “你忙?”她声音突然温柔似水:“哎呀,那真是不好意思啊,于部长。” 
    于江浩倒吸一口凉气:“哲哲你别这个样子,我马上要下乡去,过会儿我打给你行不行?” 
    她冷笑:“不行!我比你更忙。” 
    恶狠狠的将手机关掉,只觉得累,认得二十年还要这样恶形恶状的吵架,而且还吵不出眉目来。其实小时候是多么团结友爱呀,十岁了还可以志同道合的去偷车库后山树上的枇杷,念了初中泾渭分明,男生都不跟女生说话,可是他和她可以例外,早晨在机关食堂里遇上,他会理直气壮的大叫排在前面的她:“孟哲哲帮我买两个包子。”放学时远远看到他在前头走,她也会理直气壮的喊:“于江浩数学作业给我看一下。” 
    “什么看一下,就是抄一下。”他没好气的站住脚,揭露她的巧言令色。他就在街头打开书包,哗啦啦乱翻一气,翻出练习簿。她笑咪咪的接过去,塞到自己书包里:“抄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别小气嘛。” 
    念高中时还是一如既往有着革命友谊,只是分了科,所以不在一层楼上课。她学理,他学文,完全颠倒过来。他数学好得令人发指,她语文分数可以叫人绝望。 
    过年了随父母到她家拜年,两家的父母在客厅里嘘寒问暖,他和她在书房里闲扯:“这才叫优势呀。”他一脸的得意:“我要是学了理,谁都会认为数学好是天经地义。哪像现在,班主任视我为稀世珍宝。”屋子里暖和,他进门就脱掉了厚重的外套,里头穿一身的白,白毛衣白仔裤白波鞋,长腿一伸真像鹭鸶。还自以为很帅,她在心中嗤之以鼻。原来他和她身高相差无几,进了高中突然呼啦啦长起来,像是颗雨后的春笋,瞬间就比她高了一个头。每当和他说话都得仰望,所以她记了仇。 
    “哎哎。”他轻踢着藤制的茶几,茶几玻璃面上的水杯泛起轻微的涟漪:“我说,升了官都不请客。” 
    她完全不解,瞪大眼睛看着他,他终于咧开嘴笑:“书记同志呀,都和我爹一个级别了。”真是个笑话,她差点忘记自己被选作团支部书记,其实完全是恶作剧,王磊的《团支部书记》正在校园里唱得如火如荼,唱得连素来不解风情的理科班男生都突然集体中邪,横了心要选出一位女生当团支部书记,结果全班一共十二个女生,就这么巧相中了她。从此后和他打交道机会多起来,他在学生会团委当宣传部长,每逢周三就到班上找她:“写稿啊,孟书记,不要忘记组织安排的任务。”半大小子,已经俨然一套官方说法,真是家学渊源。 
    课业那样重,他还催魂夺魄一般,她只得敷衍一二,所以每逢周末下午放学时分,校园广播台的主播同学就会脆生生的念出她的名字:“作者:高中部二年级理2班,孟哲哲”。谁知这也会引来流言,外班的闲言碎语偶尔传到她耳中,说她仗势霸占校广播。她的脾气像颗爆炭,他再来,她就横眉冷对:“没时间,找别人去。” 
    “我能找谁?”他的脸顿时垮下去:“支持一下工作。” 
    她心情坏透:“不支持,你自己写好了。” 
    “我?”他嘻皮笑脸:“打小你就知道,我写不出来。” 
    好歹他们也是全市排名数一数二的重高,这种人竟然也可以混到文科类全年级前十名,真是教育制度不长眼啊不长眼。她狠狠的鄙视他:“你每次考试作文是怎么写的?” 
    “都是官样文章,那还不容易。” 
    他倒是真能写官样文章,后来考入大学,凭着能写一手花团锦簇的总结报告先进事迹材料,先是系团委,然后是院团委,最后是校团委,一路高升上去,还没出校门就已经灼手可热,丰功伟绩数不胜数。与他意气风发的大学时代相比,同在一间校园里的她简直是乏善可陈,最后连她妈都对她唠叨:“你看看人家江浩,人家写文章都写出前途来了,你成天风花雪月,半点用处都没有。” 
    她唯唯喏喏,双休回家,意外的竟在公车上遇见江浩,他逮住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