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下世,没人收拾他,如今丢搭的

发布:admin08-30分类: 日本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原来陈经济自从西门庆死后,无一日不和潘金莲两个嘲戏,或在灵前溜眼,帐子后调笑。于是赶人散一乱,众堂客都往后边去了,小厮每都收家活,这金莲赶眼错捏了陈经济一把,说道:“我儿,你娘今日成就了你罢。趁大姐在后边,咱就往你屋里去罢。”经济听了,得不的一声,先往屋里开门去了。妇人黑影里抽身钻入他房内,更不答话,解开裤子,仰卧于炕上,双凫飞肩,叫陈经济奸耍。正是:色胆如天怕甚事,鸳帏云雨百年情。
  原来孟玉楼家尚有两位长辈,一个是嫡亲的姑姑杨氏,一个是母舅张四。薛嫂知道那杨氏爱的是钱财,主张着侄儿媳妇嫁人,“随问什么人家他也不管,只指望要几两银子”,便说动西门庆亲去见她,买上礼物将她“一拳打倒”。次日,那杨婆子见西门庆送来许多礼物,又见西门庆向靴筒里取出六锭三十两白晃晃的雪花官银,口称“到明日娶过门时,还找七十两银子,两匹缎子,与你老人家为送终之资”,不由得满脸堆下笑来,答应道:“我破着老脸,和张四那老狗做臭毛鼠,替你两个硬张主。”并表示:“不嫁这样人家,再嫁甚样人家!”就这样,说娶孟玉楼事不费吹灰之力,已经成了一半。
  约后晌时分,月娘在后边放桌儿,摆下按酒。晚夕,孟玉楼与西门庆递酒,花枝招展,绣带飘飘,向上磕了四个头,然后与众姐妹坐下。不一时堂中画烛高烧,壶内羊羔满泛。谁想西门庆坐在上面,忽然想起去年玉楼上寿席上还有李瓶儿,今日妻妾五个只少了她,由不得心痛,眼中掉下泪来。
  月娘道:“自从你爹下世,没人收拾他,如今丢搭的破零二落,石头也倒了,树木也死了,俺等闲也不去了。”但春梅定要去看,月娘只得叫小玉拿钥匙开了门。月娘、大妗子陪着,在里面游看了一回。但见园内垣墙欹损,台榭歪斜,画壁长青苔,满地花砖生青草,几间长房锁着。一派凄凉,旧时生气全无。春梅转到从前潘金莲的住房,见楼上还堆着些生药香料,下边房中却只剩两座橱柜,那张螺钿床也没了。因而想着:“俺娘那咱争强不伏弱的,问爹要买了这张床。我实承望要回了这张床去,也做他老人家一会儿,不想又与了人去了。”由不得心下惨切……游了一回,仍回到前边,摆下酒筵,须臾汤饭点心割切上席。那日吴月娘叫两个妓女韩玉钏、郑娇儿在旁弹唱。妓者唱罢,春梅拿钱赏了。不一时起身,坐上大轿,军牢喝道而去。正是:
  云浓脂腻黛痕长,莲步轻移兰麝香。
  再说当初孟玉楼过门,带来一个小厮叫琴童,年约十六岁,“生得眉目清秀,乖滑伶俐”。西门庆教他拿钥匙、打扫、看管花园,晚间只在花园门前一小耳房住。琴童时常在金莲、玉楼面前“专献小殷勤”,金莲喜欢他,常叫他入房,赏酒与他吃。此后两个朝朝暮暮,眉来眼去,都有意了。如今西门庆不归,潘金莲捱一刻似三秋,晚间打发丫头睡下,“推在花园中游玩,将琴童叫进房,与他酒吃,把小厮灌醉了,掩闭了房门,褪衣解带,两个就干做在一起”。自此天天如此,妇人还把金裹头簪子两三根插在他头上,把裙边带的锦香囊股子葫芦儿也给了他。
  再说第二,袁中道的观点值得注意:(1)最早透露了《金瓶梅》作者的信息;(2)明确说明是绍兴人,而非山东人。绍兴者即可称南方人,或东吴;(3)作者是生活在达官贵人家的下层文人,并非大名士;(4)《金瓶梅》乃记录西门千户家“淫荡风月”之事而成。可惜就是未提出“老儒”是谁,或专指谁,遂使小说作者成为四五百年之“悬案”。
  再说秋菊半夜里醒来时听见恰似有男子声音,更不知是谁。天明起来溺尿,忽听那边开房门响,朦胧中便打窗眼里见,一人披着红卧单出去了,恰似陈姐夫一般。心想:“原来夜夜和我娘睡。我娘自来人前撇清干净,暗里养着女婿!”于是走到月娘房中与小玉说了。不料小玉与春梅好,就将此告诉了春梅。春梅反过来又将此事告诉金莲,说:“娘不打与这奴才几下,教她骗口张舌,葬送主子!”金莲大怒,即时采来秋菊跪在面前,拿棍子尽力向她脊背上狠抽三十下,打得秋菊杀猪般地叫,身上都破了。这样,到了八月中秋时分,一天金莲暗约陈经济赏月饮酒,晚夕贪睡失晓,又颇露圭角。被秋菊看在眼里,赶紧又去向月娘说。月娘此回梳了头,便轻移莲步,过金莲这边来。恰被春梅看见,慌报与金莲。那时金莲与经济还睡在被窝中未起,两人大吃一惊,连忙做手足不迭。金莲将经济藏在床身子里,用一床锦被遮盖,再教春梅在床上放上小桌,妇人便在床上穿珠花。月娘进来,不见破绽,夸了回她的珠花,走了。金莲、春梅捏了两把冷汗,待月娘一走,赶紧撺掇陈经济出港。此时月娘虽不信秋菊之言,然而恐金莲少女懒妇,没了汉子,日久一时心邪,着了道儿,被人看见辱耻。于是只教经济、大姐两口子搬到仪门内住,但取衣物药材,必须与玳安一起出入,各处门都上了锁钥。这一来,就把金莲、经济两人热突突的恩情都间阻了。正是:
  在1959年12月至1960年2月读前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的谈话中又将《金瓶梅》与《东周列国志》加以比较。
  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改革开放的迅速发展,《金瓶梅》电影、电视剧、戏剧等文艺形式的出现已成定势,对《金瓶梅》研究提出了更高、更迫切的要求。《金瓶梅》的作者问题因关系到《金瓶梅》一书的创作意图、创作背景、创作思想和艺术等诸问题,因而必将在21世纪中继续成为研究者们争议的热点和焦点。孟子云:“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
  在20世纪中,把《金瓶梅》贬为“自然主义的小说”或“反现实主义小说”的论断尚未解决。例如:“其实,就该说《金瓶梅》是一部自然主义的作品。自然主义的倾向贯穿于全书,并非次要的方面。一部一百回的大书,从头到尾在精细地、不厌其详地描写人物的兽性,如果说这还不是一部自然主义的作品,试想自然主义的作品究竟该是一个什么样子呢?”(许可:《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一瞥(上)》)老作家姚雪垠在《歧路灯》的序中说:“《金瓶梅词话》纵情描写淫秽行为,成为全书的主调……被视为淫书,不可能对长篇小说的发展产生更好的推动作用。”刘大杰先生指出:《金瓶梅》“是一部自然主义的小说”(《〈中国文学发展史〉批判》)。这些说法多么像是明代人的“诲淫”、清代人的“淫书”的声音和观念啊!
  在本书的写作过程中,较多地参考、汲取、摭撷了前人和当代金学家的研究成果,并有大量不可或缺的直接引述(其中有的已经注明,有的尚未注明),并得到不少海内外专家学者的热情指导。因为篇幅所限,不便一一注明。在此,谨向诸位先生致以深深的敬意和谢忱。
  在我国小说发展史上,《金瓶梅》是第一部以现实生活和家庭生活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它表面上写的是宋代社会,其实反映的是晚明社会的生活,内容充满了强烈的现实气息。它是第一个把笔触深入到了家庭日常生活的范围,细致摹写了一个家庭的衣食住行、饮食起居、喜丧礼仪、社会交往、妻妾斗争以及兴衰际遇,从而为我国长篇小说的取材开辟了一个新的领域。最难能可贵之处,更在于它选择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在当时非常典型的,以金银财富为核心的商人家庭,并通过家庭这个最基本的社会细胞,对中国16世纪社会生活和社会风俗作了生动而逼真的描绘。
  在艺术上,该文认为《金瓶梅词话》所取得的杰出成就引人注目。尤其表现在独具匠心的艺术结构,精心地塑造人物以及熟练地运用群众民间语言等方面。“不论从创作方法上,《金瓶梅词话》实为上承《水浒》与宋元评话,而下开清初小说中诸名作的一部伟大作品”。从艺术上肯定了《金瓶梅词话》的非凡成就,这在强调“思想”、“主题”、乃至“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中,殊属不易。在20世纪60年代的“金学”研究中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在这里,让我们简单地向青年读者介绍一下有关“词话”等方面的知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