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厚道,待我很好。但我对于前夫的

发布:admin08-22分类: 日本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

个文革文艺怪胎救了,多荒诞!
  我这男人老实厚道,待我很好。但我对于前夫的那种感情却很难再现。那不仅是初恋的 纯情,更是一种崇拜才有的圣洁,以及全部生命的投入。一个人只能有一次这样的崇拜,一 旦破碎,永难复生。特别是文革结束后,我前夫被落实政策开追悼会的消息传到南通,不到 十天,他母亲便死去。我对人生才算真正的大彻大悟,此生此世不再可能崇拜谁了,因为我 经过崇拜的毁灭和毁灭的崇拜。我能在这两种毁灭中活下来,是我平生最大的幸运,当然也 是最大的不幸!
  我这三十年呀
  我这乡下来的妈也劝我离,哥哥也说,哪怕先离了再说呢,怕我太受罪,一次,让我妈 开忆苦会,她连夜逃走,她不忍再看我受罪。她也恨死那个革委会主任了。这革委会主任说 对我婚姻包到底了,就暗示指那个军代表。他们相互帮忙,都有好处捞。这个驻军要和大城 市姑娘结了婚,以后复员不用回农村,革委会主任帮他这忙,也可以保着不倒,还提升。后 来三结合,他们俩都结合进去了,都当了厂里的头头。
  我这一表态,声势起来了,带动起许多人纷纷报名。学校也挺绝,对我这积极报名的, 反而分配到黑龙江,也许是一种奖励,也许是一种策略,好挤得别人争先恐后报名,别敬酒 不吃吃罚酒。在组建连队时,我们三个初中班和三个高中班共一百二十多名学生组成一个连 队,分到一个农场。这农场的名字我就不提了。让我担任副连长,这除了我积极报名之外, 还因为我当过班长,有点组织能力,不管写呵说呵嘛的,这也有关系。8月16日那天出 发,可15号晚上我突然发烧,打针做皮试,大夫也没想到我会有反应,马上休克,血压降 到20,差点儿完。青霉素,应该说做皮试的安全系数是很高的,恐怕几万个人里边也没一 个出现危险,叫我碰上了,赶紧抢救,算活过来了。学校和农场来的人看我,问我能不能 走,我说一定能,担架抬着也走,当时就这态度。转天8月16号下午,我叫家里人扶着上 了火车,脑袋烫着呢,打了针带着药击的。
  我着重说我在黑龙江支边那段经历吧。这以前我在学校,虽说也有不少感触,那算嘛呢? 跟我到黑龙江,在社会里一滚,这一比分量就差多了。人生在社会里——这是我的体验。我 喜欢文学,文学教绘我理解别人和自己,认识社会和人生。但我也恨文学,它叫我太明白 了,心里的负担也就更重。
  我真感谢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结束了那场灾难,结束了那段荒唐的历史。我从 我个人遭遇的反思中,提供出什么教训,供给大家思考呢?我想,过去几十年,往上几百 年、几千年,我们用了多少精力互相伤害。为了原则的斗争是必需的,但把个人的东西掺杂 进去,不但搞垮了原则的神圣感,也误国误民。这是一个怪圈呵,最后剩下只是疲惫不堪的 自己。你的历史书比我看得多,你说究竟怎样把这怪圈从我们民族身上摘去?
  我真正的性格是重感情,敏感,容易冲动,还挺脆弱;现在变了,变得理性、灵活、看 得开,很有克制力。前者是先天的,后者是后天的。比方前边说的脆弱性,那就是对挫折和 屈辱不能忍受,我表现得特别强烈,所以我几次自杀,并且见于行动了。
  我征住,难道这姑娘真有什么非凡的经历?我点点头说:“好,你说,我给你写。”就 在说这话时,我要命也想不到,她竟然说出了下面一番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她说:
  我怔住,站了半天。你看,这事儿,有意思吧。我写了张申诉,转天塞在他手里。
  我只问一句:“还有吗?”
  我只相信,谁也无法把我再度变回去。
  我知道这诗幼稚。可它是我真实的想法,也是我的信念,我的力量。
  我至今也不明白,我当时为什么没哭没喊,我是应该大哭大叫的呀!我的老钱呀,你半 年多就死了,怎么就没托个梦给我呢?难道你也和他们一样故意骗我,捉弄我,好突然来给 我当头一棒吗……
  我至死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牺牲品。不然,咱这辈子不就更没劲了吗?
  我致命的要害是出身不好。在我上中学的时候就开始预感到这东西的存在,那是六四、 六五年期间,我上高中一二年级时候。我还是一个劲学习上认真,政治上要求进步、靠拢组 织的学生吧!可不知道自己身上散发出一种什么气味使得班里那些出身好的同学躲着我,不 像耗子躲猫,像人躲避瘟疫。甚至歧视我。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然和班里两三个出身 不好的人比较接近了,在一块发泄过不满。这样,六六年就把我们几个同学打成“黑帮”。 我要说的不是这“黑帮”,不是诉苦,我不喜欢诉苦,我是说我的境况。
  我终于叫他了,压在心里整整二十年的声音,终于在大厅广众堂堂正正、骄傲自豪地呼 叫出来了。然而,我居然没有激动,而是异常平静地念道:
  我住的这里是公社革委会所在地,占前一排房,只有革委会主任、副主任、一位秘书、 一个抓药和送信的通讯员、一个兽医,再一个就是那聋哑伙夫,大都是老头。后一排房是学 校,公社准备办个中学,从各村小学招收学生,但当时闹文革,孩子们都无心上学,所以房 子全空着。革委会主任说:“你自己到各村去动员吧,动员来一个就教一个,没有学生来你 就没事儿。”他见我很为难,便说,“你去胡柴沟找一位联区校长,他姓王,他说咋办就咋 办吧。”
  我自从在监狱里得了附睾结核,性功能完全丧失。监狱里的犯人闹滑精、手淫,我全没 有。出来后也不想再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